對比文件和在審發明一起構成評價發明的新穎性和創造性的起點和基礎。很多時候,由于對比文件所記載的技術本身比較復雜或者對比文件在文字表達上有模糊性,審查員對于對比文件的理解未必準確、全面,這對發明的新穎性和創造性的評價結論具有較大影響。為此,代理人需要完整地把握對比文件所公開的內容,深入挖掘對比文件中的信息,盡可能為專利申請爭取比較好的前景。另外,審查員有時候附加引用公知常識性證據,如教科書、技術詞典、技術手冊。這些公知常識性證據不僅為審查員所用,也有可能為我所用。本文將對比文件和公知常識性證據統稱為參考文件。筆者將結合具體實例,粗淺地歸納幾種挖掘參考文件信息的情形,以期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為了簡潔起見,有些示例中的技術方案經過了簡化。


1. 準確把握用于對比的技術方案

新穎性的評價適用單獨對比的原則?!皢为殞Ρ取辈荒芎唵蔚乩斫鉃橐靡黄獙Ρ任募M行對比,而是要與一篇對比文件中記載的一個獨立的、完整的技術方案對比。審查指南明確規定評價新穎性時不能將在審發明與一篇對比文件中的多個技術方案的組合進行對比。同樣,在評價創造性時,被視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的技術方案也應當是一篇對比文件中記載的一個獨立的、完整的技術方案,而不能已經是一篇對比文件中的多個技術方案的組合;否則,評價創造性的“組合對比”原則將失去意義。

1:一種玻璃制品,其包含:間隔厚度t的第一表面和第二表面;連接該第一表面和第二表面的邊緣;以及位于邊緣處的多個缺陷,這些缺陷從該玻璃制品的第一表面或第二表面延伸通過該玻璃制品的一部分厚度t,其中所述多個缺陷中的單獨缺陷非正交于該第一表面或第二表面。

對比文件1公開了一種基于硅晶片的半導體芯片,其包含:間隔厚度t的第一表面和第二表面;連接該第一表面和第二表面的邊緣;以及位于邊緣處的多條華納線,這些華納線都非正交于該第一表面和第二表面,每條華納線都在半導體芯片的一部分厚度上延伸,但起點不在第一表面和第二表面。對比文件1另外公開了材料可以是玻璃。審查員認為華納線相當于瑕疵,因而區別技術特征被認定為僅在于缺陷的起點位置不同。

經全面研究對比文件,代理人發現,當材料為玻璃時,對比文件1公開的是另一個平行技術方案,其中并不涉及華納線。審查員將同一篇對比文件中兩個平行技術方案的技術特征抽出來組合成最接近的現有技術,這樣做是不妥當的。若將半導體芯片的技術方案作為最接近的現有技術,則玻璃應構成區別技術特征之一。如果將玻璃特征與該最接近的現有技術組合,就不存在華納線。因此,對比文件1中這兩個技術方案的組合不破壞在審發明的創造性。

 

2. 正確理解技術教導

在評價創造性時,對于技術啟示的判斷具有很強的主觀性。若區別技術特征被最接近的現有技術所在的對比文件或者另一篇對比文件公開,則結合相關內容準確理解該區別技術特征在相應對比文件中的作用顯得尤為重要。若對比文件公開了與區別技術特征相近的技術特征,審查員往往要通過引用另一篇對比文件或者通過說理來在該區別技術特征與該相近的技術特征之間架設橋梁,這時候要結合相關技術教導判斷該橋梁能否架設起來。

2一種可生物降解的聚合物組合物,包含一種或多種可生物降解的聚合物、一種或多種生物聚合物、一種或多種核-殼抗沖擊改性劑,其特征在于所述抗沖擊改性劑具有的數均粒度為280-330 nm,并且所述組合物具有小于15%的霧度。

該技術方案與對比文件1中記載的最接近的現有技術的區別技術特征在于:(1所述抗沖擊改性劑具有的數均粒度為280-330 nm;(2)所述組合物具有小于15%的霧度?;谏鲜鰠^別技術特征,該技術方案相對于對比文件1實際解決的技術問題是降低組合物的霧度,同時保持良好的抗沖擊性能。

對比文件2公開了“在樹脂中分布的核-殼改性劑的粒徑對獲得優良沖擊強度和低霧度有重要的作用”,審查員據此認為本領域技術人員有動機調整核-殼抗沖擊改性劑的粒徑以期獲得更優良的抗沖擊性能和低霧度,從而認為上述技術方案不具備創造性。

通過研究對比文件2整體公開的內容可以發現,對于核-殼改性劑的粒徑,對比文件2并不是僅僅停留于教導它對獲得優良沖擊強度和低霧度有重要的作用,而是作出了具體限定,即所有顆粒和聚集體的數均粒度不大于210納米。也就是說,對于區別技術特征(1),對比文件2實際上給出了相反的教導。事實上,對比文件2的目的也是同時獲得優良的沖擊強度和低霧度,但其技術方案與本申請不同,它不僅限定了核-殼改性劑的粒徑,還對核-殼改性劑折射率、核和殼的玻璃化轉變溫度乃至直徑至少為150納米的大顆粒和/或聚集體與直徑為10-150納米的小顆?;蚓奂w的比例作出了限定,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技術方案。本發明僅僅通過限定核-殼抗沖擊改性劑的粒徑就獲得了同樣的技術效果,這是出乎意料的,而且技術方案大為簡化。

審查員往往傾向于選取對比文件中不利于確立發明創造性的內容,并作出一些演繹(比如“有動機調整核-殼抗沖擊改性劑的粒徑”),而忽視了對比文件中的其他相關內容(比如,對比文件2對粒徑的調整方向給出了明確教導,即所有顆粒和聚集體的數均粒度不大于210納米)。這就要求代理人與審查員反向操作,從對比文件中尋找有利于確立發明創造性的內容。通過審查員和代理人雙方的這種方向相反的操作,就有可能更真實地還原對比文件的教導,更準確地評價發明的創造性。

 

3. 巧用計算

在化學發明中,不少權利要求涉及參數特征,有些特征還涉及關系式。如果利用關系式嘗試作一些演算,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

3:一種透明玻璃片,其包括表面壓縮層和與表面壓縮層相鄰的內層,其中內層和表面壓縮層在0-300的熱膨脹系數的差異大于50×10-7-1;表面壓縮層的壓縮應力至少為300兆帕;所述內層的厚度與所述透明玻璃片的厚度之間的比值為0.8-0.9。另外限定了一些成分的含量范圍。

該技術方案與對比文件1中記載的最接近的現有技術的區別技術特征之一是內層的厚度與透明玻璃片的厚度之間的比值為0.8-0.9。

針對該區別技術特征,審查員利用該最接近的現有技術所記載的內層厚度和表層厚度數值計算得到內層厚度2tc與玻璃片總厚度(2tc+2ts)之比2tc/(2tc+2ts)= 0.956(對比文件1將內層厚度的一半記作tc,兩側各有一個表面層,每個表面層厚度記作ts)。據此,審查員認為本領域技術人員知曉厚度比與機械強度的關系,因此可以根據產品所需的機械強度通過調整得到合適的厚度比,比如0.8-0.9。

代理人注意到,對比文件1記載了關系式σsc = -tc/ts,其中tcts如上所定義,σsσc分別表示表面層中的壓縮應力和內層中的拉伸應力。該最接近的現有技術中σs-44021 psi(即303.7 MPa)。對比文件1還教導,為避免造成無法接受的基板斷裂或產生碎片,內層中的拉伸應力應當小于4000 psi27.6 MPa)。如果σs保持在-44021 psi303.7 MPa)(即維持在本發明所限定的至少300 MPa),而將2tc/(2tc+2ts)變成區別技術特征中的0.8-0.9,則根據σsc= -tc/ts,σc將變為4891.22-11005.25 psi,遠大于對比文件1所要求的4000psi的上限值。因此,根據對比文件1整體公開的內容,本領域技術人員沒有動機將內層的厚度與透明玻璃片的厚度之間的比值調整為0.8-0.9;否則,對比文件1的目的將不能實現。

對此,審查員認為:得到上述公式σsc = -tc/ts必須有一個前提,即表面層和內層的彈性模量和泊松比均相同;而最接近的現有技術中彈性模量和泊松比均不相同,因此σsc不能簡單等同于-tc/ts,即上述換算并不成立。

代理人發現,對比文件1公開了分別計算σsσc的兩個復雜公式,其中的確不僅涉及tcts,還涉及表面層和內層的彈性模量、泊松比、從室溫到凝固點的平均熱膨脹系數,審查員的質疑正是由此而來。然而,當嘗試利用計算σsσc的兩個公式推導σsc時意外發現,經過適當的數學變換,除tcts外的全部參數均被約去,σsc=-tc/ts的成立并不附帶其他條件。審查員由此被說服。

當然,數學演算并不能保證總會得到所希望的結果,更不能指望審查員主動作這樣的演算,但不嘗試就不可能有機會得到所希望的結果。

 

4. 捕捉附圖中的信息

無論是專利對比文件還是非專利對比文件,附圖均構成對比文件的重要組成部分。除了關注審查員所引用的附圖及其相關附圖外,代理人也不要忽視其他附圖中有可能用得到的信息。在“山重水復疑無路”之際,附圖有可能將我們帶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4一種從經過蝕刻的玻璃表面去除包含氟離子的難溶性淤渣的方法,所述玻璃表面經過包含氟離子的蝕刻劑的蝕刻,所述方法包括:向所述經過蝕刻的玻璃表面施用包含至少一種無機酸的溶液,其中所述淤渣包含來源于經過蝕刻的玻璃的金屬離子和來源于蝕刻劑的離子;其中所述至少一種無機酸具有比所述蝕刻劑更強的酸度。

對比文件1公開了一種精加工石英玻璃表面的方法,包括:機械拋光等離子體加工設備部件的至少一個石英玻璃表面;用含氟的蝕刻液化學蝕刻經機械拋光的石英玻璃表面;以及用清洗液清洗經蝕刻的石英玻璃表面以便從表面除去金屬污染物,所述清洗液可含有硝酸、鹽酸等無機酸。

審查員認為,雖然對比文件1沒有直接記載上述處理方法能夠從經過蝕刻的玻璃表面除去淤渣,但根據對比文件1中玻璃的處理方法可知,所述含有金屬顆粒的玻璃表面經過含氟的蝕刻劑蝕刻時,玻璃表面的金屬污染物必然存在與含氟蝕刻劑發生反應的情況,從而形成了淤渣。

雖然根據對比文件1的記載可以確定,金屬污染物中的金屬來源于對石英玻璃表面的機械加工和拋光處理,而在審申請中的金屬離子來源于玻璃本身,但對比文件1的方法也包括用含氟的蝕刻液進行化學蝕刻的過程,那么石英玻璃表面的金屬是否在該蝕刻過程中與氟離子結合形成相當于在審權利要求中的難溶性淤渣的金屬污染物?如果不能找到證據否定審查員的推斷,那么審查員的結論就會順理成章。

對比文件1的一幅附圖顯示了石英玻璃表面上一些金屬原子的數量,其中數量最多的金屬是鋁和鈣,分別約為1 x 1015個原子/厘米25 x 1015個原子/厘米2,如果換算為摩爾數,則分別約為1.66 x 10-9摩爾/厘米28.31 x 10-9摩爾/厘米2。對比文件1中的石英玻璃用作等離子體加工設備的部件,這樣的金屬數量足以對等離子體加工造成污染,但與鈉鈣玻璃和鋁硅酸鹽玻璃相比,它們的數量太少,難以形成難溶性淤渣(沉淀)。這樣,利用對比文件1中附圖的信息,為理解在審申請與對比文件1的區別找到了一個新的視角,從而為在審申請提供了一次新的機會。

 

5. 反用證據

當審查員引用公知常識性證據證明其所稱的公知常識時,代理人除了核對引文是否準確,并且結合上下文判斷審查員的理解是否正確之外,不妨通篇閱讀,看看能否找到對申請有利的證據。

5:一種改善玻璃板的靜電放電性質的方法,包括在40-90℃之間的溫度用處理液處理所述玻璃板的至少一側,該處理液增加所述玻璃板的所述至少一側的平均表面粗糙度,所述處理液包含選自下組的至少一種:HCl,H2SO4,二氟化銨,以及NaFH3PO4的混合物。

對比文件1公開了一種抑制玻璃板在加工過程中帶有靜電的方法,具體是將玻璃板在25℃下浸入含6% HF30% NH4F的溶液中。

為了證明使用NaFH3PO4的混合物是本領域常規技術手段,審查員引用了一本技術手冊中的相關內容作為證據。在閱讀該證據的過程中,代理人發現如下記載:“玻璃和陶瓷除了氫氟酸和含氟的一些其它物質以及熱或濃的堿液外,幾何能耐所有腐蝕介質,包括熱濃硝酸、硫酸、鹽酸、王水、鹽溶液、有機溶劑等”,因此建議申請人刪除涉及氟化物的技術方案,僅保留HClH2SO4的技術方案。這樣,該證據就成了申請人的反證,除非審查員能夠找到其他證據證明HClH2SO4能單獨用來處理玻璃表面以改善其靜電放電性質,否則,修改后的技術方案的創造性就很難被否定。

 

對在審發明技術方案和參考文件的理解是審查新穎性和創造性的基礎,特別是對參考文件的理解,包括審查員、代理人和申請人在內,常常因人而異,不同的解讀會得出不同的結論。審查員從代表公眾的角度出發,往往傾向于否定發明的新穎性和創造性,而代理人從代表申請人的角度出發,要盡可能論證發明具備新穎性和創造性。二者相向互動,就有可能還原真相,使專利申請獲得比較公正的結果。為此,代理人要創造性地開展工作,充分挖掘參考文件中的信息,為專利申請爭取一切可能的機會。


淺談針對含動作步驟類產品撰寫裝置權項和方法權項時的權衡

例說參考文件信息的挖掘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松江一道搓百搭作弊